曾幾何時,開始經驗著那如椒似漆,椒不離夢,夢不離椒的日子?夜闌風靜
觳紋平,人聲寂寥,憶起了那年的秋.初出茅廬,按耐不住的驛動,彷彿秋老
虎般肆虐了本該逐漸進入安眠的季節, 楓紅了葉,血染的山河,崢嶸頭角
之下,激盪出不該屬於此的熱烈波潮.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