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號上午
前夜聽到轟隆作響的雷聲果然不是作夢,我暗自祈禱那是錯覺.可惜
走出房外,早晨的陰霾讓我有些許的不安.熱帶地區說變就變,宛如晚
娘面孔的鬼天氣,實在讓人難消受.人濕了會乾,生病了會好,但是我特
別擔心照相機不知道淋到雨會不會出問題.在決定要來馬來西亞沒多
久前,我才剛花了數千大洋將那隻35~105的鏡頭送修,原因是裡面的
光圈葉片脫落,而我ㄧ直不清楚它怎麼會脫落的.維修技師說我有撞到,
我敷衍的說"是"帶過去;其實我根本沒撞到.當時我是背在身上奔跑,到
定位要照時發現變焦環轉不動,才知道事情大條了.這玩意兒似乎沒我想
像中堅強,而我又是第一次要在這種氣候狀態下操作,讓今天的行程平添
上一份情緒的波動.
DSC_8621.JPG


早餐在旅店旁邊的印度餐廳解決.
這是ㄧ間24小時營業的餐廳,店面環境看起來尚稱乾淨整潔,
前一天晚上經過我就很想來這邊嚐嚐看印度風味的食物.
DSC_8622.JPG

DSC_8620.JPG

DSC_8617.JPG


問題來了,我們都不會講印度話.就算用英語,"拉茶"要怎麼講阿?pulling tea?
謹慎考慮之後我決定不走搞笑路線,事先請朋友寫好,然後用手指頭比數量就好了.
手語可真的是全世界共通的語言阿,由衷感謝老天賜我們萬能的雙手.

DSC_8612.JPG



加蛋的印度薄餅和拉茶上桌了.垂涎好幾呎的口水,完全透露出我對它的滿意.
真的是很棒,非常合我的胃口.帶著蛋香的微焦薄餅稍微帶點韌性,卻不會老硬,
介於台灣的蛋餅和蔥油餅之間.沾點似乎是由咖哩,蕃茄和一些香料做成的醬汁,
令人精神為之ㄧ振,這四天若要說經典美食,這餅會是我的首選,而且非常便宜.
拉茶的味道有像比較甜的奶茶,喝多了,我想有些人可能會沒辦法接受那種甜味
流竄在口中,佔據每一個味蕾的死甜之感.

DSC_8606.JPG
 

DSC_8611.JPG 


看看有多便宜吧!
餅加蛋才1.5馬幣,拉茶1馬幣,加起來一共2.5馬幣,折合台幣約25元.
印象中我早餐吃這個價錢要回溯到小學的時候了.

其實吃飯期間還有一段小插曲.隔壁桌坐了一對黃皮膚的男女.男的頻頻
往我們這邊觀望.我可以確定不是眉送秋波,因為他的眉頭是緊瑣的,似乎
對什麼事情不太滿意.直到他用完餐才走過來,指著我的相機,用中文說:
你們懂中文吧?東西不能那樣放,這邊搶劫很多, 一不小心就會被拿走.
說完之後很帥氣的轉頭離開.

這段話彷彿澆了我一頭冷水,但並不是心冷的涼,而是心思通明的涼.一直
沸騰的心境剎時冷卻下來.昨天出門時,旅館的服務人員也才剛提醒過相
同的問題.只是,初來異鄉,雀躍的音符塞滿了我的耳際,無瑕去接受外來的
資訊.此後的日子,我無時無刻提醒自己要格外小心謹慎,別重蹈覆轍.
DSC_8616.JPG 

看到這油價,真是讓人羨慕.因為有自產一些石油,所以油價
便宜很多.而馬來西亞的社會福利更是讓人讚嘆,光12年國教
學雜費全免就夠讓人噴血了吧.
DSC_8634.JPG

雷厲風行地駛過檳城大橋,雨勢毫無歇息之意.這不遠之處的小島,
聽說島上有飯店,幾乎都是外國觀光客前去投宿和度假.
DSC_8636.JPG 


開進了小巷,和同伴會合,準備開始今天的行程.
基本上是以採集鬥魚為主,但中間會分開一段時間,朋友會帶我
們去看豬籠草.
DSC_8637.JPG 

右邊兩位黑白雙煞是來自北砂勞越的採集者.
那位白皮膚的是奧地利人.但他們也是以鬥魚採集為主.
DSC_8638.JPG 

沿途大雨依然滂沱不止,敲擊在窗上的律動,柔順恬靜,不知不覺闔上了
眼.闔眼之前,看到的最後一個光景,就是窗外那呼嘯而過的油棕樹.它是
上天恩典的餽贈?亦或是口蜜腹劍的蛇蝎美人?我不評斷,這方面我自認
我沒有資格評斷.因為,我知道自己也享用著蹂躪環境之後所得到的種種
好處,即使只是一點點.
有誰沒有呢?
DSC_8655.JPG

DSC_8657.JPG

DSC_8661.JPG


沿途上,也看到不少大廠來到這邊設廠,很有意思.DSC_8653.JPG DSC_8654.JPG    


馬來人的小市集
DSC_8663.JPG 


車行約1個小時後,總算來到第一個目的地.主要是看Cryptocoryne elliptica
這棵椒草的原生地.elliptica是ㄧ棵非常奇特的椒草,外型和佛燄苞不過是中人
之姿,說不上一見傾城的絕代風華.但是,特殊的繁殖模式,讓它在3.4年前初被
發現時,身價一度高達2000美金!

除了種子,走莖外,它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種可以用葉柄繁殖的椒草!
入口處的告示牌,雖然無法心領神會,但還是讓人不禁一笑.朋友說也許是警告附
近有靶場.但,天外飛來橫禍實在是無法預期,倒楣的人,連在路上開車,都會莫名
奇妙被飛來的鋼板砸死.為了心理上的安全感,我特地戴了頂帽子以示對自己的
生命負責.
DSC_8665.JPG


舉目所及,不見翠色蔥鬱的林木,只有泥濘槁黑的土地和圮倒的死木.
若是放在"經典"之類的雜誌上,大概會下個"誰殺了我們的土地","林地
悲歌",或是"大地的哭泣"之類的標題.但,有沒有發現?雨停了....DSC_8667.JPG DSC_8668.JPG DSC_8671.JPG 


這裡即將要開闢一條快速道路,加速城鄉之間的連結.大概再過1.2個禮拜,
這個棲地就會消失.可惜嗎?心痛嗎?這應該只對我們這一小撮的人而言有
意義,在他人眼中,不過是填平了一條骯髒的小水溝罷了.就我們的立場而言,
因為愛,所以會希望將它保護起來,但這行動對他人而言又有何意義?所以,
我們都是自私的,私心的只想顧好自己喜歡的東西,更甚者,最好別人都一起
來為他們的存續付出心力.
DSC_8673.JPG DSC_8674.JPG DSC_8677.JPG 

從路邊下去,我終於見到了夢寐以求的天堂!
近乎死寂或微微流動的微濁髒水,滿地的枯枝殘葉,一腳就會深陷的爛泥,
幻想中蠢蠢欲動的水蛭,不知看過幾百幾千幅的照片,如今它就在我眼前!
但,或許是較為開放的空間,所以蚊蚋並沒有想像中那樣漫天飛舞.
DSC_8680.JPG 

靠近水邊,映入眼簾的就是Cryptocoryne elliptica.
有數個小族群零散的分布在這裡,清一色都生長在林下有遮陰的地方,
或是上方稍為覆蓋著一些落葉和泥巴;陽光可以直接照到的地方,幾乎
沒有群落的分布,只能偶而看到殘破的個體戶.最令人愕宛的就是我居
然把水質測量的儀器放在台灣忘記帶過來,所以沒辦法取得更詳細的
產地資訊.
DSC_8681.JPG

DSC_8682.JPG 

DSC_8692.JPG

DSC_8699.JPG


癱在爛泥上的植株,看起萊翠綠的十分健康,葉面表現比沉水葉要
更為精采.
DSC_8695.JPG

找到的唯一一棵開花株
DSC_8702.JPG


最大的驚喜,是發現居然有紫蝶浪草Barclaya motleyi混生其中!
這真的讓人非常興奮.我ㄧ直對motleyi的原生地感到興趣,因為這
棵在栽培上難度實在不低,動輒融葉爛莖,我目前嘗試了數棵,也只存
活兩棵.現在看來,我會覺得說它應該歸類為岸邊淺水區的半沉水植
物,可以沉水生長,但是水位很淺;也可以稍微挺水生長,但是溼度要
非常非常高;光量需求低,族群都是生長在林下,或是較為高大挺水植
物邊的落葉堆裏.

DSC_8684.JPG DSC_8685.JPG
DSC_8694.JPG

DSC_8690.JPG  

岸邊生長了不少這種應該是天南星科Anubias屬的植物
DSC_8696.JPG DSC_8697.JPG  

稍離岸邊的挺水植物下,挖起來滿滿一把都是Barclaya motleyi,也許
他們的分布範圍遠比我們想像中廣.

DSC_8706.JPG

撈魚組的在這裡算是敲了隻大烏龜,除了一隻淡水水針外,就沒有
其他的收穫了.
DSC_8705.JPG  DSC_8707.JPG DSC_8708.JPG


臨去秋波,斑駁的光影映出時的刻痕.靜謐的潺流無數歲月後,也許,
這是它最後一次出現在世人眼前.佇立良久,我很想強裝不痛不癢,
不關我事的瀟灑,可惜,我還是自私的,若能夠,我希望這爛泥沼永遠
能為我敞開大門,隨時等候我的到來......
DSC_8709.JPG 

某種苦苣苔?
DSC_8710.JPG

怵目驚心,已被支解的板根....
我可以預見,漸漸闔上的眼,代表者永遠的沉寂....

DSC_8713.JPG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安德魯
  • 冰涼的心在顫抖,
    人類,萬物之靈,
    創造出了無數的奇跡,
    卻也毀壞了無數的生命,
    滅絕了無數的族群。
    這個地方, 也不會有明天了。
    別了!又一個人類的“傑作”,
    再見了, 曾經的椒草天堂!
  • 這是一個無限迴圈,至少,我見證到了曾經存在的那天...
    談起來還是有不捨的遺憾阿...

    阿峰 於 2009/07/22 00:20 回覆

  • javen
  • 真的是夢寐以求的地方,可以看到自己喜歡的植物原生地樣貌,相信那份感動是言語難以形容的。
  • 是阿,總想著要把握時間出去看看,增長見識.
    這些物種和棲地,如我內文所提的,在不久之後都會消失,
    以後就真的只能從圖片去悼念了...

    阿峰 於 2009/07/22 00:22 回覆

  • Duckking
  • 呱喔~看起來的一大片的黃土,
    還有一大多不知名的植物,
    呱嗚~真的是期待豬兒的出現啊!
    感謝好友您的分享囉~期待part three啦!
  • 那些可是我心中的寶勒@@
    居然說他是不知名植物><
    豬快出現了,其實都是常見的種類,
    但野地照總讓人特別感動...^^

    阿峰 於 2009/07/24 01:45 回覆

  • Alvyn Éxodo
  • 我是exodus喇!
    現在才看到阿峰大這幾篇....令人感動的椒草之旅
    好想親身去看>_<

    那棵苦苣苔是Henckelia屬的!
  • 呵,汗顏啦,這是初級行程而已,那生育地發現沒多久就被埋掉,
    而更可惜的是那產地的紫蝶我終究沒留下來,實在是太難搞.
    後來說要再去探險也還沒成行....
    那棵苦苣苔我其實蠻喜歡...或許該說...經歷這次的旅程後,
    喜歡的東西突然變多了...哈....

    阿峰 於 2011/01/16 01: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