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2號   翌日
前晚的雨露,霑透了一方天地.
艷橘的嬌,顫慄和諧的波動,宛如浴火鳳凰,掙扎逃脫禁錮,迎接新生.值得一
提,我來這裡四天,並沒有受到想像中的熱浪洗禮;每天踏出房門,見到的都是
洗盡鉛華的怡人舒適,在台灣感受到如同烤土窯雞般的悶熱難耐,彷彿是黃梁
一夢,而且還是惡夢.
DSC_9091.JPG 

這天早餐,我們來到了檳城的早市.
DSC_9093.JPG 

 
裡面就和台灣的傳統市場一樣,以小吃和日常生鮮食品為主.只不過我
是第一次在這種環境下用餐--洶湧的人潮,瀰漫的怪味和獨樹一格的餐點.
這天實在有個美好的開始.
DSC_9103.JPG

有沒有發現, "炒米粉"和"麵"都是用台語發音喔.
DSC_9105.JPG 

這是....恩...我也忘了是什麼,咖啡可可?
DSC_9098.JPG

感覺充滿脂肪和熱量的一道菜,那一塊塊看起來像肥肉的不明物體,
其實是羅蔔糕.嚐起來還不賴,比外觀給人的第一印象要可口許多.
DSC_9108.JPG 

用油紙包起來的是炒麵.今天桌上的餐點真是勁爆,配色居然全都是黑色系列!
                                                                                                                   
DSC_9107.JPG

DSC_9110.JPG 

今天打算在山上煮午餐,所以來到後面的果菜市場一探究竟.


DSC_9113.JPG

DSC_9114.JPG

從泰國來的鳳梨,外型較為瘦長,據說口感滋味都稍遜台灣的鳳梨.
DSC_9115.JPG

這是山竹,味道很棒,而且有抗癌效果.台灣市面上不常見.
DSC_9116.JPG

DSC_9118.JPG 

充滿懷舊和新鮮感的雜貨店.大賣場的崛起,急速萎縮了這種小店的
生存空間.小時候常跟媽媽去補一些南北雜貨,什錦乾物,現在一家接
一家收起來,非得到傳統市場才看的到.
DSC_9120.JPG

DSC_9121.JPG 

看到切好的榴槤,那位姓安的巴著不肯離開,最後抱了半粒榴槤
上車.我不得不大義滅親,勇敢舉發事實;即使塞在後車廂,那陣陣
怪味依然飄飄渺渺的侵入我的鼻子,掩鼻難擋,十分具有催吐效果......
DSC_9122.JPG

DSC_9123.JPG

山苦瓜,和鹹蛋一起炒的滋味絕佳.宜蘭雙連埤週遭有一家小吃部,
我每次去造訪時都一定會點這道菜來享用.
DSC_9124.JPG

某種薄荷.有點像台灣俗稱荷蘭薄荷的種類.
DSC_9125.JPG

好像是甜菜?
DSC_9127.JPG

坐上了車,朝日來峰前進!
和台灣相反的駕駛座位置怎麼看都很奇怪.
DSC_9135.JPG

橫跨海面的檳城大橋,晦暗的天色,隱隱透露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安.
更何況,今天就是要上山,海拔還不低,這山雨,就不是那麼惹人憐愛.
DSC_9129.JPG
  

闔眼之前的最後一望,還是那座島.
聽說坐在我隔壁的仁兄就沒那麼好命,因為他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閒適養神的心情完全被破壞,戰戰兢兢的僵坐在那兒不敢閉眼.到底
是什麼事物讓他驚慌失措至此?難道是那無形之物?非也,此時,有形
勝無形,因為,他看到了儀表上指針指到160.
DSC_9134.JPG 

 
停在路邊稍事休息.遠處披覆嵐岫雲霧,層層翠疊的青山就是
日來峰.
DSC_9139.JPG

DSC_9137.JPG 

不期然在路邊看到這可愛的小花-毛西番蓮.
很陌生嗎?若說,它和我們常吃的百香果有很近的親緣關係是不是比較有
親切感了?不論是花和果,都和百香果有一定的相似度,據說甚至連果實味
道都很相似.
DSC_9146.JPG  DSC_9148.JPG
DSC_9151.JPG

被眾人唾棄的油棕.
如前述,我還是秉持著,若你有著常見狀態下人類的軀體,那當你用食指對著
他人數落不是;別忘了,應該還有四隻手指是指向自己.

DSC_9150.JPG 

抵達日來峰的山腳,我們先來到了這條溝渠,目標是黃花狸藻和水車前.同行的夥
伴之中並沒有人對狸藻有特別專精研究,所以他們所稱的黃花狸藻我很好奇會不
會其實很單純是指開黃色花的狸藻,真實身分另為他物?譬如南方狸藻等等.
往昔,這裡應該有著數量龐大的狸藻和水車前,但這次來訪,令人非常失望,什麼都
沒有,完全被清空了.

雖然失望,但心裡其實並不急著苛責農民的不是,因為我還不太了解這邊農藥的使
用狀況.對狸藻和水車前這類繁殖力很強的水生植物而言,人工清除的傷害力遠不
及除草藥劑的危害.我很喜歡舉宜蘭內城水車前的例子;在那裡,它們生長在一條寬
約3.40公分的灌溉溝渠裡,每年的農忙季節,滿坑滿谷的水車前會嚴重影響到灌溉
溝渠的使用,所以農民們會用人工清掉大部分的植株.但是,只要經過約2.3個月的休
生養息,水車前們又會恢復到如同往昔旺盛的生機,如此週而復始,年復一年.自我對
水生植物有興趣至今,每年我都會去看看,而他們也從不曾讓我失望.

台中的台灣水蕹就沒這麼好運了.雖然目前還沒有觀察到開花結果的紀錄,但是他們
發展出非常旺盛的地下球根,就算清掉了地上部分的葉子,球根依然遍地分布;族群雖
然狹隘的限定在幾塊水田裡,數量卻非常龐大.但在使用除草劑後,目前已知的產地都
消失殆盡,不復當年,徒留唏噓.
DSC_9161.JPG

看外型應該是黃花藺Limnocharis flava
DSC_9159.JPG   
  
我很佩服那些有著野性直覺的植物獵人,居然可以在這種地方,把悻存的
一棵水車前挖出來.
DSC_9162.JPG 

DSC_9164.JPG

果夾還沒發育成熟.那果夾就是水車前繁殖力強的秘密武器.若是成熟的
果夾,裡面種子發芽率非常高,而且成長速度也很快.
DSC_9165.JPG 

DSC_9157.JPG

DSC_9160.JPG

我們打算先殺到最高處,海拔約1200公尺的地方,再慢慢從上往下探勘.
沿途不時可見掉落的林木,為這趟稍嫌平淡的旅程添了一些刺激(其實
是睡到這邊總算醒了).
DSC_9167.JPG

應該是某種芒萁?
DSC_9168.JPG

大約海拔7,800公尺處,有一個看起來像公園的地方.這裡也是探勘
的重點.抵達峰頂之後,所見景象真的令人大開眼界,連同這個處所,
留待part6再介紹.
DSC_9169.JPG

DSC_9170.JPG

DSC_9172.JPG

 ~~~~~~~~~~~~~~~~~~to be countiuned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rapa
  • 皺葉薄荷?

    下圖那個該是甜荸薺...
  • 對,甜荸薺^^
    當時同行的人講是荸薺,我說應該是甜荸薺.
    甜菜有看到但是沒拍照.

    阿峰 於 2009/08/19 01:38 回覆

  • duckking
  • 真是好奇!大馬的高速公路沒有最高限速嗎?
    能夠開到160km的話,
    道路應該要很平穩才會舒服囉~呱哈!
    看到山苦瓜也讓鴨王口水直流啊~
    不知味道是不是也很特別呢?
    最後好友提到的海拔7,800m是不是筆誤呢?
    應該是1800m呢?呱~
    如果有到這麼高的海拔應該已經是白雪一片囉~
    感謝好友的分享啦!
    期待第六集的來到喔~呱哈!
  •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速限,我連是不是上高速公路都不曉得,
    那幾天的狀況幾乎都是一上車就睡死了,哈哈...
    山苦瓜的口感比較脆,味道當然也是苦的,只是那苦法跟我
    們一般吃的不大相同.
    那是貼錯了,我要的是頓號,但是打不出來,得用貼的><
    是指7或800公尺的意思,日來峰大約1200公尺高~

    阿峰 於 2009/08/19 01:50 回覆

  • baboo170
  • 好肥的水車前

    突然想起
    以前在北部讀書
    三不五時就往三芝那邊去探險
    曾經發現一片休耕田裡
    數百棵的水車前草
    啊~~~
    好懷念到處野採的日子
  • 呵,我也很懷念,不一定要野採,光看到棲地壯闊的生態環境
    就令人感動不已.三芝那邊也許還有不少好地方,宜蘭我知道
    的點都一一毀滅了.去年暑假趁著熱血湧起,再度出門拜訪舊點,
    順便找找新點,什麼都沒了...

    阿峰 於 2010/03/01 1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