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2日  日來峰峰頂
(吐嘈一下,打了數天的文章,因為自己的愚蠢,居然全數消失,重打的粉累,這樣
搞,到開學前我可能都寫不完,而且之前寫什麼我也忘了...><)

沿路蜿蜒而上,從海拔約800公尺之後,四處散佈著這種高大的蕨類族群-雙扇蕨.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種蕨;雖然在台灣並不算罕見,尤其是北部的陽明山和北宜公
路沿線山區都有一定數量的群落.這是生存歷史十分悠久的蕨類,化石證據說明了
它曾經廣泛分布在世界各地,但如今卻只据限在地球上的一隅,而亞洲地區是它們
的大本營.
DSC_9173.JPG 

這種喜歡冷涼環境的蕨類,我不清楚請到平地之後對於溫度的適應力如何.
聽說不太耐移植,而且體型十分龐大;所以我也僅止於欣賞,沒有什麼非分之
想.
DSC_9234.JPG

這樣看實在像極了一把破雨傘,滿布臘質的葉面,油油亮亮閃動人.
DSC_9174.JPG   

陰晦的影 ,容不住一脈青涼.突兀旋出,翠傘朵朵.俐落有秩的缺口,流瀉止不
停的顫動,是悸?抑或是抖?我一直無法撇開這想像,那應該撐著破傘的千年
龍貓哪裡去了?
(宮崎駿的龍貓設定,最年輕的小龍貓也有100歲)
DSC_9255.JPG

  
野地探堪,需要的絕對是運氣!若不是後座榴槤傳來陣陣令人作嘔的"香味",我不
得不打開窗戶透透氣,也不會碰巧發現這塊令人驚喜的某種食蟲的生育地.溪水
淙淙,盪人迴腸,我一聲"停車",然後飛也似的跳出車門,佇立良久,享受著這令人
感動的一刻.猜的出來我看到什麼了嗎? 
DSC_9204.JPG

從車上的視角先來一張,只要仔細觀察,應該很容易看出來有什麼好物藏在裡面. 
DSC_9213.JPG


拉近一點看,點點繁星,卻不煩心.謎底揭曉,我看到了Utricularia involvens.
DSC_9183.JPG

中名可以翻成"纏繞狸藻".至於是哪裡"纏繞",應該就不用多說了吧?
野地的involvens,花莖會攀附在週遭較高大的植物體上,糾結環繞,
一層接一層,剪不斷,理還亂.但是在人工種植下,由於缺乏攀附物的提
供,這個種最明顯的特色,就這樣不見了,花量也很難達到像野地如此暴
開的境界.主要還是沒有了支撐物,花梗延伸有限,能開的花朵數量自然
也受限制.
DSC_9187.JPG

DSC_9176.JPG 

DSC_9193.JPG

相對其他狸藻來說,寬大的葉片也是辨識的重點.這產區的involvens最大特色
不在外觀.而是它的分布海拔.一般來說,它主要分布在低海拔地區,但是這裡卻
從800~1200公尺左右都能看的到它的蹤跡.沿途發現有許多零星的小族群,不
過都比不上第一個發現點的美麗和壯觀.
DSC_9185.JPG

DSC_9428.JPG    

驚喜,總是放起來讓人等.又是一個不經意,探頭望了望流水消逝的方向.
就這樣看到了某種豬的上位瓶!
DSC_9211.JPG 

距離路邊有些距離,所以無法靠近仔細端詳.雖然心裡已有答案,但一時之
間還不大能肯定的說就是哪種豬籠草.
DSC_9215.JPG


很幸運地,低頭一看,在路邊我們發現到了一個中位瓶,特色明顯,它就是大名鼎
鼎的白環豬籠草Nepenthes albomarginta.若以瓶身顏色區分,目前發現的
個體大致上有三種基本款:紅色,黑色和綠色.而這產區的白環全都是紅色個體.
但是顏色深淺會有些許差異,這也直接影響到瓶身上斑點的表現.

白環豬是少數發展出特殊機制,針對特定獵物的豬籠草.瓶口一圈的白毛就是吸
引白蟻的工具,它們會拔下這些毛拿回去蓋房子.過程中不小心跌落瓶內的犧牲
者就成了白環豬的養分來源.由此可知,理論上越老的瓶子瓶口白毛會越少.但,
這不代表除了白蟻,它們就不捕食其他小生物; 它們還是具有大部分豬籠草該
有的基本引誘能力,願著上勾,來著不拒.
DSC_9220.JPG

在別處發現到的小棵實生苗.從小孩瓶開始就可以看出優異的天賦,不只瓶子紅,
植株本身抽出的新葉也都是紅色.
DSC_9261.JPG


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弄掉的豬籠草,連根拔起;也有可能是土石鬆動導致這種
結果.成熟下位瓶的顏色好像快滴出血似的.這產區的白環雖然分布海拔較
高,但對於平地的氣候適應良好,可接受強烈的日照和高溫,和分布於低海拔
的其他同儕相較之下,習性並沒有什麼不同.
DSC_9224.JPG 

 
入寶山豈能空手而歸?食蟲植物不過是芸芸眾生之中的滄海一粟,
在這世界上,有許多不遜於其下的美妙事物正等著我去體驗.林下
的世界,腐葉枯木,但絕不似表面上那樣看來死寂.相反地,在這不適
合廣泛認知中綠色植物生存的境地,就有著不合乎常理的生命存在.
在這個地點,先遠望,猜猜這裡有什麼呢?
DSC_9248.JPG

遇到這種狀況,只能採用地毯式搜索,堅壁清野,一吋一吋的仔細掃描.
所以若能找到不平凡的生命,更是讓人感動,因為這真的是得之不易.

發現缺了葉綠素,閃爍著耀眼電芒的寶石蘭,正大啖豐富的腐植質!
DSC_9246.JPG

也許是某種苦苣苔?紋脈深刻,隱泛藍光,金屬感極重的貼地植物.
這地區之後的探勘,發現此種植物分布很廣泛,但是不會形成很大
的聚落,都是以2.3棵生長在一起的模式散落各處.
DSC_9244.JPG 

DSC_9350.JPG

DSC_9449.JPG

途中偶然發現的山螞蝗.送牠一根中指之後就讓它回老家.
DSC_9258.JPG 

林中密徑,通往這次的目的地.心情非常興奮,因為那邊是白環
豬龍草的大本營,而且更有著我這次來馬來西亞, 一定要看到的
某種小東西.神往它的生育地很久了,希望這次能順利滿足我的
小小慾望.
DSC_9241.JPG

階梯不陡,但有點距離.林下漫步,其樂也哉. 順便仔細瞧瞧兩旁是否有特殊的生
物出現.其實,在台灣也不乏這類環境;只是這次是跟著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可
以聚精會神的把心力放在搜索之上;而不用擔心會有人催促你動作快一點之類
煞風景的情事.
DSC_9268.JPG


即使到了這裡,雙扇蕨依然不錯過這場林下饗宴,隨著仔株的擴張,
一方之霸儼然成形.
DSC_9264.JPG
 
DSC_9270.JPG

到處都可以發現這可愛的小東西-豆蘭
DSC_9275.JPG


峰頂處類似公園,但不清楚是還沒蓋好,亦或這就是完成品.蕭瑟的鬼氣
油然而生,予人陰森棲涼之感.
DSC_9352.JPG

DSC_9354.JPG


轉個彎,領頭者瞬間消失在鏡頭裡,只留下這如同"大腳哈利"背
影的奇特景象.接下來的路又要自己去走出來.
DSC_9285.JPG

一昧的看著前方邁進是不行的,因為這樣會錯過腳邊更多采多姿
的物相.而且我最想找的東西非得往地上仔細瞧才行,首先看到了
一叢黃穗蘭屬的蘭花,當下我沒認出來,事後請教朋友才知道它大
概的身分.
DSC_9278.JPG  

拖鞋!!精巧的小拖鞋蘭差點成了腳下亡魂,這裡能看到它著實驚訝.
馬來西亞的蘭花和台灣一樣,都承受著龐大的採集壓力;尤其是這類
特別具觀賞價值的逸品,幾乎在一般人到的了的地方都看不到了,這
次能發現實在是很幸運.
DSC_9284.JPG
 
DSC_9281.JPG
 
更深入林內,總算發現白環豬籠草一枚
DSC_9312.JPG

DSC_9316.JPG

發現第二枚
DSC_9369.JPG

發現很多枚,彷彿有被豬龍草夾道歡迎的錯覺.雖然這裡的白環豬
數量非常龐大,但還是以較開闊的林間空地較多.佇立在此,期待著
上面那頭終能撥開雲霧見天日.若李商隱有幸看到此景,也許流芳
百世的"含煙惹霧每依依,萬緒千條拂落輝"就不會是詠柳.
DSC_9322.JPG

DSC_9323.JPG

DSC_9324.JPG

DSC_9374.JPG

滿地的活水苔.活水苔並不是那麼少見的東西;在台灣山區潮濕陰涼
處仔細找找,不難有所收穫.但比較麻煩的是個人種植環境是否能維
持它的生命力.一般稱為活水苔的的東西應該包含數個不同品種,某
些種類非得要低溫高濕才活得下去,但也有對陽光照射和較低溼度有
一定承受力的種類,甚至要較充足的日照才會長得好.我蹲下去仔細端
詳這片美景.
DSC_9307.JPG

DSC_9296.JPG 

忽聞旁邊的朋友發出一聲輕輕的讚嘆"哇~~~", 把我的注意
力拉向他所在的位置.終於看到我最想找的東西,非常迷你的地
生蘭--"盔蘭"
DSC_9301.JPG


白色葉脈襯著深綠底,這潛藏在活水苔草原中的綠色小精靈.
直徑一公分的葉片底下連著一粒小小的球根是它生命的泉源.
仔細一翻,發現其實它的數量不少,但是上面茂密的活水苔完全
遮掩住它的行蹤;之前幾個探索的區域都分布有大量的活水苔,
也許它就藏身裡面,而我們卻完全忽略.

不只馬來西亞,台灣也是有盔蘭分布,目前確認的品種有三種:
"紅盔蘭,"喜瑪拉雅盔蘭(杉林溪盔蘭)","辛氏盔蘭",塔內蘭板
有人發現跟這三種盔蘭的花截然不同的盔蘭,也許會是第四種,
就靜待學界發表吧.(或是已經發表了?),相關文章參考這裡.
http://www.tbg.org.tw/tbgweb/cgi-bin/topic.cgi?forum=51&topic=2445&start=0&show=0

這次我沒有看到這棵盔蘭的花,所以我也不清楚它是哪種...^^
DSC_9303.JPG

 
繼續前行,來到了一塊裸露的岩石地帶.不出所料,這裡有著這趟旅程
所看過最茂密的白環豬龍草.邊緣的"雜草"構成份子,白環豬占了至少
一半以上,用俯拾即是來形容並不誇張.
DSC_9329.JPG 

DSC_9332.JPG   

好奇拔了幾棵,發現它們的根都是紮在活水苔裡面.
DSC_9342.JPG   

這個點探勘的差不多了,循原路回到入口處,時過中午,我們決定
慢慢開車往下面移動一些,找個空地準備午餐.
DSC_9355.JPG

停好車之後發現剛剛消失的"大腳哈利"居然早就跑下來!他正沿著
一條由山壁緩緩流下的小溪往上搜索 ,令我再度吃驚的是他手裡竟
然拿著撈網!山下就算了,難道要在這千米海拔的高山撈鬥魚?謎底
揭曉,這才是他的目標--螃蟹.根據他的說法,這裡曾有紀錄過生活在
豬籠草裡的螃蟹,所以他要帶幾隻回去給專家鑑定是不是這一種.
我有些存疑,因為這看起來實在不太像陸蟹.
DSC_9378.JPG
 
他撈他的螃蟹,有些人則跑去準備午餐,我趁機脫隊,獨自一人繼續沿溪
而上探索.沿途茂密的苔蘚總是吸引人的目光.
DSC_9319.JPG

DSC_9397.JPG

這裡依然有著為數不少的白環族群.不過,整個環境明顯較為陰暗.
我們時常提到若光線不足會導致徒長之類的說法,我一直存疑,不
同品種的豬籠草應該不能一概而論,在這邊生長的白環豬 ,我就
沒有發現明顯徒長的現象(當然是指下位瓶的階段),看來白環豬對
於光線的需求容忍度非常大.
DSC_9405.JPG

葉片變綠?老葉幾乎都是深綠色,只有幼豬或是新長出的葉片才會
偏紅色.這觀察結果蠻一致,所以應該可以大致排除光線的影響.
DSC_9425.JPG 

瓶子依然紅通通.
DSC_9387.JPG 
 

發現不同個體,沒那麼紅,斑就明顯許多.
DSC_9423.JPG       

有了經驗,很快地我就發現第二個族群.但不可否認這族群好找多了,
因為週遭是棕色的底質,藏也藏不住.             
DSC_9382.JPG

DSC_9383.JPG

請教朋友,應該是禾葉蕨科的蕨類
DSC_9386.JPG  

也是問朋友才知道可能是茀蕨屬的東西.
DSC_9392.JPG

DSC_9393.JPG  

某種蘭花?
DSC_9408.JPG 

將近3點,海拔1120公尺,不小心拖到時間,總算要開飯了.
掌廚的大哥被我們丟在那裡不聞不問一個多小時.他也很
厲害,這段時間自顧自地攪著什錦粥,倒也自得其樂.其實
是山上氣壓較低,所以水沸得也慢,時間自然要花的久一些.
DSC_9474.JPG

DSC_9412.JPG 

DSC_9448.JPG

噁心三人組,離我遠一點...><
我已經可以聞到你們的口臭了.
DSC_9415.JPG 

還吸勒,超級噁心加三級,我快暈了,趕緊落跑先....
DSC_9411.JPG

這也是蛛,上面掛滿了珠!
DSC_9421.JPG 

吃飽飯,稍事休息,沿著山路慢慢晃.
DSC_9430.JPG

找到紋路更為美麗的寶石蘭,不同角度,葉面的閃電紋會耀出
不同色澤.
DSC_9426.JPG

閒憩在草上的金色蚱蜢.
DSC_9429.JPG 

這拂蕨也可以長在地上.
DSC_9437.JPG

不知道該說什麼,這玩意兒居然路邊就有,而且體型更大.
我只能錯愕,並希望下次來能多有一些好運道.
DSC_9439.JPG

DSC_9444.JPG 

路旁的水溝和岩壁棲息了數種水生植物, 我只認的出某幾種的
屬別,再詳細就沒辦法了.
DSC_9445.JPG    

DSC_9366.JPG


最後以白環豬的瓶型變化作結.這些照片並不來自同一個地區,所以是靠打游擊
的方式湊齊;尤其是上位瓶,不知道為什麼數量很少,也花了我不少時間.吃完飯
我們就驅車往山腰處集合,那裡又是另一方天地,留待part 7揭曉.

下位瓶
DSC_9295.JPG DSC_9313.JPG

DSC_9317.JPG 

中位瓶
DSC_9220.JPG  

DSC_9340.JPG

DSC_9341.JPG

DSC_9472.JPG 

即將轉上位瓶
DSC_9402.JPG 

DSC_9403.JPG  

上位瓶
DSC_9461.JPG

DSC_9462.JPG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水中石
  • 野生的與水苔共生的白環令人激賞,
    完全不像我的死水苔種的白環,要死不活,根系完全展不開, 想換介質又糾纏的難分難解.對這個野生環境,確是最好的共生環境.我的紅白環老葉雖然會有點綠但還是很紅, 不知是否跟日照有關. 那上位瓶也是紅白環嗎?
  • 也許是個體差異?畢竟在相同環境下,能生存下來的
    應該也是差不多的個體.我想,應該不會所有紅白環都
    會有這樣的表現.那上位瓶當然都是紅白環囉^^
    若用水苔種水苔要壓的很實,這是一些資深玩家的心得.
    不過用不慣的還是會覺得麻煩,而且,算起來成本很高.
    一勞永逸還是找時間換掉介質,天氣逐漸變涼,要做這種
    處理的時間點還不錯,可以考慮...^^


    阿峰 於 2009/09/03 23:35 回覆

  • duckking
  • 哇喔喔喔~ 豬...豬..豬出現啦!
    好棒的白環豬啊~真是野味十足,
    看的都已經目瞪口呆了說~
    不過這一區好像是他們的社區一般,
    沒有看到其他豬兒的蹤跡說~
    接下來會不會有更棒的呢?
    呱哈~越來越期待part 7啦~
    感謝好友您的分享囉~感恩感恩啦!
  • 對阿,這一區就只有他們.低一點的地方聽說有gracilis.
    豬沒了啦^^到此結束,所以很遺憾.下次希望能去看到更多豬的
    地方~

    阿峰 於 2009/09/03 23:39 回覆

  • duckking
  • 哈囉~峰兄您好
    鴨王已經收到安德魯好友的東西囉~
    煩請您和鴨王e-mail聯繫一下吧!
    看看要如何交付給您囉~呱哈!
    chen680906yahoo .com.tw
  • 感謝鴨老大的鼎力幫忙啦^^

    阿峰 於 2009/09/15 09:52 回覆

  • bluekite
  • 的確有一種陸蟹與蘋果豬共同生存,是否為共生關係還不清楚。下次有看到螃蟹可以麻煩您幫我照幾張特寫嗎?哈哈^^
  • 呵呵,依目前的資訊顯示,有些蜘蛛會躲在豬籠草裡面掠取
    不小心跌落的昆蟲,也有青蛙或蚊子把豬籠草當作育兒床.
    而二齒和螞蟻的共生關係更是頂頂有名.這實在太有趣了~^^
    看到螃蟹當然沒問題阿^^我也會想多照幾張,八卦一下,聽說
    您好事將近??

    阿峰 於 2009/09/22 00:49 回覆

  • Monfred7315
  • 哪種好事!!??
    最近除了卡了很久的實驗跑出來了之外,應該沒啥好事吧!?
  • 哈哈...是這樣嗎?
    聽說..您要..ㄐ一ㄝˊ ㄏㄨㄣ 了!!!!

    阿峰 於 2009/10/13 23:46 回覆

  • Bluekite
  • (昏倒)
    哪裡來的謠言呀??
    我要ㄐ一ㄝˊ ㄏㄨㄣ 還早勒~~

  • 哈哈..是那位要落跑去大陸的不小心說出口....^^
    不過,後來想想,搞不好他是疑問句,我卻聽成肯定句.
    無論如何,好事將近記得說一聲阿...^^
    別又突然消失了~呵...

    阿峰 於 2009/10/18 23:32 回覆

  • Teow Tatt
  • 请问这是马来西亚的哪一个地方...
    我也想去一回看看(流口水)...
  • 呵,我標題有寫阿,在日來峰~

    阿峰 於 2011/01/16 01:36 回覆

  • Wendy Yang
  • 一口氣把它從頭看到這裏…
    好的文字配上照片更生動了…
  • 謝謝ㄜ漏,日來峰這邊聽說景觀已經大不相同,山腰附近應該有個瀑布,看到別人拍的照片有不少漂亮的峰鬥草,也有不錯的濕生天南星,蠻想再去一次~

    阿峰 於 2013/12/03 23: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