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開始經驗著那如椒似漆,椒不離夢,夢不離椒的日子?夜闌風靜
觳紋平,人聲寂寥,憶起了那年的秋.初出茅廬,按耐不住的驛動,彷彿秋老
虎般肆虐了本該逐漸進入安眠的季節, 楓紅了葉,血染的山河,崢嶸頭角
之下,激盪出不該屬於此的熱烈波潮.
20091210130.jpg 

20091210176.jpg 

那是個水族網站或論壇百家爭輝的時期;"熱帶水潮","台灣水族網","水族之家",
"ph8.4","水族教科書","珊瑚小站","魚必得水族網","蝦米攏共","南美之森","草
盧","台港科技論壇","翠湖水族網","水草情迷","老爹孔雀魚網","大米鯛盧",
"filano 28南美短鯛網".......等等,族繁不及備載,相信不少老草友都會十分緬懷那
段熱鬧非凡的溫馨歲月-----當然也少不了衝突,爭執,謾罵,欺騙的陪襯.

論壇的興盛帶動了草種的流通,我何其有幸,正巧適逢了太陽草旭日東昇,廣施
澤被-----這澤被也造成了小朋友的大量出走.因為它同時推動了各式草種的快
速引入,以及週邊水族器材的繁榮商機.當然,或許這因果互倒也無不可.

距今約
14.5年前,由ADA代理商和某些玩家將太陽草引入台灣後,初期在種植上
遭遇到很大的問題.那時台灣的水族環境大部分還是停留在土法煉鋼的階段,如
今大家朗朗上口的ph,kh,tds,導電度等等專有名詞,只掌握在極少數有識之士的腦
袋裡,我相信並不是他們藏私,而是那個時期除了口耳相傳,似乎也沒有其他更好
的管道可以讓玩家們分享自己了解的新知,加上搜尋相關知識的管道也不是那
麼方便,所以辛苦得來的太陽草,就這樣一根根融化在草缸之中.

接下來要提的事情無影射任何人的意思 ,請將它當作鄉野趣談,聽過就可以忘了.
而有些細節部分,譬如價錢,因為時間實在太久,記憶已經模糊,若有謬誤請多包含.

玩草的人都有一種捨我其誰的大無謂精神,尤其對於在自己草缸中消失的東西,
怎麼樣都不能向它屈服低頭.既然怎麼種怎麼掛,那就要找出原因.這時"碰巧"就
有個謎樣的聲音出現了--問題在燈管!日本人種的活而我們種不活最大的差異就
在ADA出的Na燈管,因為我們沒用,所以種不活!

剛被太陽草的熱力曬得暈頭轉向的草友們,在極度虛脫中彷彿見到遠處的荒漠綠
洲,冒著可能是海市蜃樓的風險,依然鼓起一絲些微的氣力向前邁進,就這樣入手了
當時一根數千大洋的ADA Na 燈管,不才在下也曾冒著可能被家人斷絕關係的風險
入手兩根.我想,要是他們知道曾經裝在廁所的那根"特別亮"(因為Na燈管的k數比一
般家用燈管高)的燈管可以換至少10根家用燈管,不知道這廁所會不會上得特別舒
服?既然燈管買了,為求達到最高的效能,自然也要搭配ADA 出的燈具.所以,一代"神
燈"903(或604)也入手了.

結果呢?以現在的常識,我想很多人會笑掉大牙,而且也能預料到除了皮包變薄外,唯
一改變的就是草缸中的太陽草屍體又更多了.聽說,某些人的903(或是604)現在是擺
在書桌上當檯燈用.不死心的草友們再度面臨生死關頭,無不絞盡腦汁思索其中關鍵,
這時謎樣的聲音又出現了--關鍵是肥料!小日本用的都是ADA的肥料系統,一應俱全,
提供太陽草各個階段生長所需的養分和激素,那些美輪美奐的太陽草缸都是如此這般
養出來的!

所謂"民以食為天",套用到水草上可能也適用.那些死去的可憐太陽草,無不瘦骨嶙峋,
面黃唇白, 想必是正港台味不合它胃口,非得要日本來的才會甲意;就這樣,一罐近千元
的"STEP1","STEP2","STEP3","ECA","SPECIAL LIGHT","GREEN GAIN","根肥球"等也相
繼入手了.有了液肥,為了達到最完整的效果,怎麼能錯過基肥呢?於是,再補上PSS基肥
沙,可愛的玩家們備好神兵利器,滿懷信心的再度叩關.

後來呢?這肥料系統確實好用,它讓很多草種彷彿都像打了禁藥般粗勇強壯,而且達到
過去未曾體驗過的生長和繁殖速度---唯獨不包括太陽草,會死的終究還是留不住.

剩下還有什麼沒改變?就是底沙.ADA黑土的引入,終於改變了這生死輪迴的定律.
這土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主因在於它讓水質控制變簡單了.有了它,我們能輕易營造
出最適合太陽草的弱酸軟水環境.早期的底沙以矽砂為主流,這些底質中,往往蘊含了
石灰成分(譬如:貝殼沙),溶解在水中會造成水質硬度增加且偏鹼,完全和太陽草喜歡的
環境悖道而馳,這也是早期種植失敗的主因.不過,當時也有少數住北部的玩家,利用赤
玉土挑戰成功,,但中南部玩家要如法炮製根本是天方夜譚,我想原因顯而易見.ADA黑
土的出現成功打破了這層藩籬,就在那段時期,各式各樣的太陽草先後引進台灣.並在
玩家的缸中爆植.沾太陽草的光,不同種類的水生植物也一一進入台灣,在水草市場上
造成一股旋風,特別是鼓精草屬的植物.有了可以控制水質的底沙,技術層面上的等級
降了一大截,大家也能夠更放心的競相蒐集珍貴稀有的草種.現今十分普遍的紅雨傘和
粉紅虎耳,當時曾要價"一根"4000台幣;而澳洲細葉鼓精,在第一位擁有它的草友手中被
大卸20幾塊後,最初流到市場上一棵也要5000台幣,重點是在那個瘋狂的年代,不愁這種
價錢沒人要!整個市場呈現出洶湧澎湃,川流不息的盎然生機.

但,接下來要提的事就比較不好聽了.的確,我們最初認識的太陽草是產自南美洲的水草,
主要指的是鼓精草科(Eriocaulaceae)下Tonina屬的植物.,鼓精草科下面包含了10個屬,而我
見過曾被引入台灣或是台灣自產的主要有三個屬:Tonina,Syngonanthus和Eriocaulon.

儘管Tonina屬的成員引領這一波熱潮,但其相關的分類研究資料目前還十分缺乏,似乎被定
名的只有一種:Tonina fluviatilis,也就是俗稱的寬葉太陽,而市場上流通的寬葉太陽因為採集
流域和外型上的些許不同,有蓮花座寬葉太陽,尖葉寬葉太陽等不同俗名.至於普通太陽,
波葉太陽,虎斑太陽等元老級的太陽草,目前還是處於妾身未明的狀態,外型上多所類似,
但產地流域不同.

Syngonanthus我見過引入的也只有一種:Syngonanthus chrysanthus(金花鼓精草),但只在台灣
曇花一現,因為它比較偏向濕生植物,沉水種植目前看來,是無法長期保存在水族缸中.
玻利維亞鼓精2000型,2002型,2004型在某些資料上是標注Syngonanthus caulescens,但其外
型有些差距,可能是個誤用.台灣最初應該也是從日本引進,我查閱了一些相關資料.發現
小日本很奸詐,不是標注Eriocaulon Sp from Bolivia,就是乾脆不打學名,只打它的日文名稱.
代表對它歸於那一屬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不過可以確定這東西沒有冷水機就別玩了,
它是高山鼓精,十分畏熱.

Eriocaulon屬的就是我們一般通稱的鼓精草,種類繁多,外型變化萬千,十分精采.但不知道
為什麼,在這屬裡面也有數種以太陽草之名流通,譬如:
大小細葉太陽(Eriocaulon sp):有些地方誤植為Eriocauloncea sp.,毫無疑問是個筆誤,但是一
                                                    錯就錯了這麼多年.
粉絲太陽(Eriocaulon setaceum from Australia Kimberly)
大楷(澳洲大細葉太陽Eriocaulon setaceum from Australia Kimberly)
若流通的學名無誤,粉絲太陽和大楷是同一種,但不同個體,大楷的體型大太多了,而且對
水質敏感,種植難度高.但有一點非常有意思,若以"Eriocaulon setaceum"這個學名來看,除了
澳洲北部,它也廣泛分布於中國的廣東, 廣西,雲南和海南,以及印度,孟加拉,斯里蘭卡,緬
甸,泰國,越南,柬埔寨等地,中國植物志上稱為"絲葉鼓精草",而它是完全沉水的水生植物.
有沒有覺得很耳熟?是的,它應該就是我們市場上消失好一陣子的"絲葉太陽".
中國數字植物標本館裡面收藏了四份來自不同地方的標本
http://www.cvh.org.cn/biaoben/details.asp?RecordNo=IBK00136846&mode=1&guan=IBK
http://www.cvh.org.cn/biaoben/details.asp?RecordNo=IBK00136845&mode=1&guan=IBK
http://www.cvh.org.cn/biaoben/details.asp?RecordNo=IBK00136844&mode=1&guan=IBK
http://www.cvh.org.cn/biaoben/details.asp?RecordNo=IBK00136843&mode=1&guan=IBK
可以知道不同產區的Eriocaulon setaceum 在外型上差距不小,其中第二份標本,乍看之下
的體型特徵就還蠻類似我們知道的"絲葉太陽".不過,在缺乏第一手引入資料的情況下,
台灣流通的絲葉太陽到底來自哪裡,暫時會是一個無解的謎團.

太陽草炒熱了這個水族市場,宛如每一次的工業革命都帶動社會經濟的大躍進,不論是草
種,器材或是知識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展.為了宣傳,
我還曾經看過泳裝辣妹潛到水裡拔取
大把普通太陽草的短片,或是寬葉太陽密生在沼澤的震撼景象.若說太陽草是最能代表那
個時期的水草,相信大部分的人都不會反對.不過問題就出在這裡,因為指標性太強烈,來自
"南美"的"太陽草"這個"商標"的附加價值高,
 導致業者引進它種水草時,總是要把關係差
距甚遠的草種冠上"太陽"之名,大小細葉太陽至少還和太陽草共屬於鼓精草科底下,但是
柳葉菜科水丁香屬的"紅太陽","綠紅太陽"或是脣形科刺蕊草屬的噴泉太陽就有點誇張了.
若實在扯不上邊,那至少也要加個"南美"兩字,就像LV一樣,讓人看了也"蘇服".就這樣,我注
意到了"南美金線椒草".

若說有一棵水草,油綠的葉面綴著明顯的金色葉脈,彷彿忽逝而過,徒留遺跡的流星,有幸看
到,驚呼讚嘆都來不及了,有人會忽略它,那只有兩種可能.一是他不玩水草, 另一是他瞎了!
這就是金線椒草初次登場的魅力.

從開始玩水草以來,水草缸中總少不了椒草(Cryptocoryne)的存在.只是早期接觸是為了拿來
當陪襯,市場上容易找到的椒草適合低光量的環境,所以能種在一些高大植物葉片的下方,
或是去填滿草缸中較為狹小且會被遮陰的空間.而且可以利用光量來改變它的生長型態,
種在光線很強的地方,會整個趴在底砂上,葉片也會小型化.種在弱光處,原本以為是迷你小
可愛的東西,就會長成單片葉可達到20公分的中景草,實用性很高.

當時網拍還不是那麼興盛,更遑論有外國管道可以進草.所以逛逛水館就成了想買草最好
的方式,也能順便交流資訊.但對我來說,和商家打交道是件很痛苦的事,至今依然如此.我
知道他們是在商言商,但就是討厭那種氛圍.所以,我只有剛踏入水草界的那段時間去過水
館,之後的日子除了買黑殼蝦和蟋蟀外,能不去我就盡量不去.

在水館裡最早蒐集到的是"咖啡椒草",有些地方使用Cryptocoryne petchii(培茜椒草)這名,但
目前併入Cryptocoryne beckettii(貝克椒草)的同物異名.以現在的情形看來,要確定"咖啡椒草"
的真實身分是有困難的.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第一棵被稱為"咖啡椒草"的究竟是哪棵?在
中名的胡亂套用下,"咖啡椒草"我相信已經不是個專有名詞,而是一票水中葉會呈現棕色
表現椒草的統稱.以我本身經驗,用咖啡椒草之名購入,最後開花確認身分的有beckettii和2種
外型色澤有一些差距的wendtii,而目前至少還有2款種植至今將近4年未開過花,我懷疑可能
是天然雜交種.
20091021103.jpg 

DSC_2368.JPG  DSC_2402.JPG


除了咖啡椒,水館還能看到的就是溫蒂系列的椒草,由於引入水族的歷史久,
體質強健, 其下有不少特色迥異的變化個體,譬如紅溫蒂(棕溫蒂),綠溫蒂,凸
葉溫蒂等,都是不錯的收集對象,當然也都成了我剛接觸椒草時的入幕之賓.
20090629126.jpg 

20090629156.jpg 

2009102160.jpg


我相信,初踏入水草領域,8成以上的人們都是愛上那隨波逐流,搖曳生姿
的柔嫩觀感.水與草相輔相成,協奏出無言的天賴美聲,看的到,感受的到.
不需重擊耳膜,卻能震撼你心.剛開始我選擇了扭蘭擺在後景,欣賞它忘
情的擺腰扭臀,可惜雜草的蕩婦個性實在讓人不敢領教.後來我找到了小
氣泡椒草(crispatula var. balansae).當時還沒有開始玩太陽草,底土用的是美
國矽沙,如前所述,早期的矽沙往往參雜了貝殼沙,'這會造成水質的硬度和
ph增高.但在這樣的環境下
,椒草們居然長得都非常不錯.足可說明他們對
於偏鹼,高硬度的水質適應良好.當然,當時還沒有這種省思,因為在太陽草
沒有普及前,能取得的草種對於環境都有不錯的適應力,以宜蘭的水質來
說,根本不需要去注意額外的細節.
Cryptocoryne crispatula var. balansae 


先說明,"南美椒草"是一個完全謬誤的說法,也不是全世界只有南美洲產
水草,更不是用黑土種出來的東西就叫做"南美水草",當時流通的草種有
些根本是台灣馬路邊的野草拿去沉水,然後掛個什麼"沉水難度高",就可
以吸引一堆革命先烈上門受死.而截至目前為止,南美洲也不產Cryptocoryne
屬中任何一種.他們的大本營在亞洲,尤其是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和婆羅洲.

為了太陽草,我終究踏上黑土之路,玩的也算小有心得.那時我依然沒有獨自
進草的能力,但網拍開始熱絡,能取得的草種已經十分多元,自然也包括椒草.
有些椒草或許已經在台灣流傳已久,或是早有人引進.但地處水族荒地,各方
面資訊落後甚多,透過網路拍賣,讓我視野更為開闊."南美金線椒草"是一個
引爆點,讓我驚覺到世界上居然有如此美艷不可方物的絕世佳草,但以當時
財力實在無能負擔,轉而將焦點投射到其他椒草上.

不久之後我終於取得了神往
許久的緞帶椒草(crispatula var.crispatula),噴泉椒草
(retrospiralis)和大氣泡椒草(aponogetifolia)等這些長葉型的椒草,至今依然難忘那
份幸福的感動.住北部或中部的朋友也許會嗤之以鼻,這些椒草在當時已經普遍
出現在商家的店裡,似乎沒必要這麼激情.但,在接觸過小氣泡椒之後,類似型態的
椒草就成了我擺放後景的不二選擇,無奈宜蘭店家就只有那幾間,那幾間又只有
那幾種草,太陽草是最夯的商品,每家一定都會擺放,其他的草扣掉盆草後可選擇
的也不多,更遑論
找到自己想要的椒草.可惜後來發現噴泉椒草的品種可能有誤,
而這些草在偏鹼偏硬的水質中才能完全展現迷人風采,嚴格說來黑土缸並不是讓
他們感到最舒服的環境.金椒和白椒(albida)則是在那之後取得,原本以為白椒種在
強光處會變成金椒,現在看來這推論並不正確.
20091021122.jpg

DSC_0389.JPG 

2009111893.jpg 


喜歡偏鹼偏硬水質的椒草畢竟是少數,大部分椒草還是生長於酸性軟水的環
境中,這和太陽草的需求一致.所以大部分椒草引入後只要沉水性良好,都不難
在缸中長久保存.Cryptocoryne cordata家族的出現,更激起了椒草界一陣不算小的
漣漪,原因無它,鼎鼎大名的金線椒草(Cryptocoryne cordata 'Rosanervig'')就是它的
家族成員之一.經過這些年的歷鍊,對於某種椒草出現金線的變異已經不再大
驚小怪,老實說,這並不算少見.但金線椒草的金線特徵能順利在缸中保存下來,
這點才真正令人激賞.別懷疑,雖然還是有很多人把金線椒種成沒線椒,不過相
較之下,由於有較強壯的體質加持,增加人們嘗試成功的機會,它還是算比較容
意處理的椒草.
差不多都是那個時期出現的布拉西椒草,豹紋蛋椒,夕陽椒等也
是這個家族的成員.但種在缸中,隨著各人環境的差異,葉面紋路表現往往也會
大相逕庭,造成辨識上的困難.若給予充足的光線和相同的環境,一般說來,豹紋
蛋椒的葉面紋路會最細緻美麗,葉型也會偏尖,布拉西椒草次之,葉型會偏圓,夕
陽椒草的表現最平庸,葉型也稍長.

期間還發生了真假金線椒的小插曲.原因是在金線椒開始進入市場後,有商家又
自行向日本引進金線椒,並在它繁殖仔株後流通到玩家手中.但這棵"金線椒"怎
麼看都有些不對勁,雖然商家保證是他花了大把銀子從日本請回來供養在缸中.
但,那棵椒草實在很像豹紋蛋椒.所以不是引入的商家不誠實,就是供貨的日本人
不老實.後來怎麼解決,或該植株是否還流入別的玩家手中我就不清楚了.
2009111887.jpg

20091118101.jpg

DSC_0060.JPG



黑土缸玩到後期,太陽草漸漸對我失去了吸引力.或許可以歸類為類似
小朋友的任性吧,差不多的玩具玩久了總會膩,對於一個小屬來說,也無
法苛求它的型態能變化多端到什麼程度,加上兵役問題,所以簡單好照
顧,漂亮有特色,長不快又不會生太多的草種自然成為那階段追尋的目
標,首選當然還是椒草.抽空逛了水館,意外發現椒草的種類變多了,雖然
一樣是在其他地區盆草級的椒草,但能在宜蘭看到,著實令人興奮.桃葉
椒草(pontederifolia),威力斯椒草(x willisii),紅氣泡椒草(wendtii 'red bullated'),
都是逛水館時偶然發掘到的驚喜.
2009062982.jpg 

2009062993.jpg 

2009061955.jpg 

2009092921.jpg 

20090629172.jpg 



若是以玩椒草的環境來說,中部是個令人羨慕的據點,激烈競爭的環境,讓資
訊和稀有草種得以快速流通,造福了一群嗷嗷待哺的飢渴玩家,也有不少頂尖
的愛椒者能自行引進珍貴椒草自爽解high.縱然混亂,渾水摸魚,趁亂殺出重圍,
還是能撈到不少好貨色.從中部玩家手中,我蒐集到了至今流通率依然不算高
的小型迷你椒草:帕夫椒草(parva),以及當時還算少見的阿芬椒草(affinis).
2009102110.jpg 

DSC_0044.JPG  

也順便打包了一些至今依然妾身未明的椒草:譬如蛋椒,泰國紅椒和紫
紅椒草.也許能猜出來我是向誰拿的,因為有些品種就是從他那邊第一
手放出來.蛋椒有人推測它可能是格利椒草(griffithii),不過我覺得它還蠻
容易和cordata家族的成員搞混,佛焰苞是最準確的依據,因為兩者截然不
同.泰國紅椒入手至今約5年,轉成水上已經3年,還沒有看過佛焰苞,當然
也無從判斷大致的身分.
2009102145.jpg 


紫紅椒草就需要特別說明了.這是我最懷念的一棵椒草 .用到"懷念"這字眼,
可想而知它已經往生.當時市面上有另一棵"紫紅椒草"的流通.為什麼說另
一棵?這表示我收到的這棵,和流通的那棵有很大的不同.為了方便說明,姑
且將我收到的植株稱為紫紅椒草A,流通的那棵是紫紅椒草B.紫紅椒草B至
今依然可以在市面上見到,我也有將它轉成水上葉,還未開過花,其實他的水
上葉蠻有特色,我放置的地方光線不強,但植株還是會整個攤平在介質上,葉
面的斑紋也會保留,適應力強,是很不錯的椒草.但看到它掛上的學名可別太
驚訝,居然是Cryptocoryne  schulzei,或是Cryptocoryne cf. schulzei.(大虎斑椒).
早期的 schulzei可算的上是夢幻椒草,即使在今日,它的產地依然不多.種植
的難度高,很難想像它可以流通在各大水館和草友的手上.而且schulzei的沉
水葉應該是比較偏橢圓,先端拉尖,而不是細長型的表現.所以我認為這品種
是有問題的,希望能順利開出佛焰包作最後的確認.

而我手上的紫紅椒草A,可以看看下面這張照片.手上早期的照片資料都已經
逸失,很意外可以在網路上胡亂搜尋找回來,不過水上葉的照片還是找不到了.
看看相片日期,拍完這張沒多久我就去盡好男兒應負的責任了.照片中這棵是
仔株,發色還沒完全,母株我拿去轉水上,葉型和紫紅椒草B差不多,但若發色完
全,整株的色澤會如同背景中紫紅針葉柳的新葉一般,通體泛紅而無雜斑.顏色
十分深遂,若說要望文生義,這棵稱作"紫紅椒草"才是當之無愧.照我的想法,這
麼有特色的椒草應該早就入侵各位草友們的草缸,霸佔一席之地.但詢問之後,
又再一次讓我感到意外,居然沒人對這棵椒草有印象!或許是我運氣好,剛好拿
到某種椒草的變異個體?現在想想實在很可惜,當時藏私,沒把這棵椒草分到任
何人手上,又形成一樁可能永遠無解的歷史公案.

紫紅椒草.jpg 



當完兵回來沒多久,我就碰上了椒草大躍進!當時自忖水中養殖的狀
況下,沒有更好的設備(譬如冷水機)去維持缸內環境,實在很難將椒
草長久保存.故決定更弦易轍,專攻水上種植,也算是配合自己對水草
逐漸失去興趣,轉而將重心放在雨林植物.當時我入手的第一棵珍稀
椒草,是今日產地資訊也大躍進的鵝卵椒草(longicauda),還有另一種珍
貴水草:紫蝶浪草(Barclaya motleyi).幸運地,我還保留入手時的照片.
但這棵longicauda,
在我缺乏經驗的各種試驗之下,最後終化為堆肥.
Cryptocoryne longicauda鵝卵椒草

Cryptocoryne longicauda鵝卵椒草 


那時,水草缸中又出現了一種莫名的椒草,中文名被稱為"雙色椒".
小型,好種,色彩表現出眾,名稱由來一目了然.
2009062998.jpg 

雙色椒



除了資深玩家幫忙引入外,還有商家也來湊熱鬧!雖然種類增加,價格也掉
了一些,但,卻讓我對商家的成見更深.由於沒有這方面的相關知識,只是見
有利可圖而大量從東南亞引進某些特殊品種的椒草.對產地竭澤而漁,對
顧客一物三賣,各種負面消息讓人煩不勝擾.最終,我還是選擇避開那個圈
子.單純些,敢撩下去玩椒草的人,我相信都有打落牙齒混血吞的豪氣干雲,
因為在你有些許成就之前,所需付出的犧牲遠超過一般人的想像.
2009120256.jpg

2009120714.jpg  


當沼澤裡的小喇叭再度奏鳴出熟悉的即興曲,裊裊餘音,傾訴著枕邊微言.
穿越過東南亞的迷霧,追逐著這天賦的流浪.牧椒人們,準備好踏上這孤寂的
絲路了嗎?有美夢,但不編織,因為要去實現--這就是我的椒草夢,你的呢?
 2009071596.jpg

2010010641.jpg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baboo170
  • 我的媽呀~你提到的熱帶水潮 這是我誤入水族歧途的開端啊!!太令人懷念了~~
    尤其當時有事沒事就到熱帶水潮的聊天室 總是好多同好 感覺真棒!
    當然的 我也歷經過那些天價草的時代
    很慶幸的當時我沒有那樣的財力與瘋狂
    否則我可能就是瘋子團之一了
    不過說真的 那時候對引進的人(當然我不知道是誰)感覺總是不好
    畢竟知道原生地的量 與繁殖的力量 因此總覺得引進草種的人單純是為了商業利益

    而回想當年剛開始養水草缸 確實真的非常喜愛椒草
    不過當時 嫩到甚至不知道有所謂學名這種東西呢 只要水族館標示的名稱不同 顏色不同 我都以為是不一樣的草
    開始玩椒草水上葉後
    也是奮不顧身的到處去蒐集各種椒草 當然就是我們現在口中的市場椒
    只不過我根本沒有研究精神 水族館標什麼 我就信什麼了 哈哈
    也因此花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學費吧
    一直到發現了綠葉的部落格後 才完全踏入了不一樣的階段
    慢開始發現原來有這麼多的高手 玩著這麼美妙的草
    才一頭栽入了這可怕的椒草界
    一直到今天
    說來汗顏啊 雖然接觸過的草種不少 但卻沒什麼進步 哈哈哈 自己大笑三聲吧~
  • 的確是這樣,踏入這領域,收到多少東西是其次,最主要是拓展了
    生活圈,將之延伸到外縣市,甚至國外,這是以前所沒想過的部分.
    只是覺得自己的修養還是欠缺了一些,容易為某些俗事波動,忽略
    了最單純的那份喜愛,知識的進展容易,處世哲學還真的是知易行難
    阿....

    阿峰 於 2010/02/21 16:43 回覆

  • Monfred7315
  • 單純玩自己喜歡的就好

    (熱帶水潮關站前我也光顧過喔!不過我是去看異型的,哈!)
    ADA的燈管我也買過ㄟ~哈哈!!
    穀精草的黃金時期呀!剛好是我踏進水草界的那段時間。
    也曾瘋狂收集各國穀精草,當然包括台灣的穀精。
    只要有空就往水田邊跑,往溼地走走的日子。現在想想,真是一段悠閒的時光。

    還記得南美新草一直出現的時期。
    一株有莖水草叫價上千的比比皆是。
    但是過幾個月之後就馬上崩盤。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叫白海綿的草出現了!
    但是,白海綿是不會生長的草!(還好我沒有買)
    最後謎底揭曉,白海綿只是水丁香的呼吸根!
    這個事件讓我對於很多商家的信譽以及專業程度完全破滅!

    踏入椒草界前也曾經覺得,溫蒂椒草真的很醜。
    但是看見佛燄苞之後,我就完全掉進這個大坑。
    還好現在有很多方便的管道可以進口,
    可以取得許多以前無法得到的草^^
    非常感謝這些前輩先進們不辭辛勞為我們進草!

    收藏(動、植物)似乎是一種病,一種收集不到就睡不著覺的病!
    令人身陷其中卻有一種心靈的充實感!

    相信大家常常被問,種這麼多到底有什麼用的問題吧!
    我想,箇中滋味,只有同道中人能懂吧!
  • 呵我還記得那位商家叫"藤x"呢..因為看到時就覺得不對勁,直覺
    想應該又是野草拿去沉水,所以託朋友去問有跑野外的生態老師,
    他一看到就說那是水丁香屬的呼吸根.我蒐集東西大部分還是屬於
    獨行俠(以台灣的範疇來說),也比較傾向孤芳自賞.原因,就是一個
    爽度^^我不奢求有一大票草友,但自我期勉能好好去經營少數交心
    的好朋友,畢竟,玩草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以我的年紀,現階段還
    有更多我對我來說要比玩草更需要先完成的事去實現!

    阿峰 於 2010/02/21 16:59 回覆

  • tata0421
  • 想到小時候陪我爸逛水族
    剛開始只養幾隻日光燈.不過我家的缸子到後期的發展都是變成布丁桶...感覺有奇特
    而且只靠少量陽光及些普通的水草加上貝殼底砂養孔雀及小蝦
    因為那時候水草加設備貴死人.所以老爸沒有再深入發展.
    後來等我長大在回去看那些水族館的草
    發現價格降的好快...不過對水族似乎有點降溫...後期老爸因種種因素就收攤了
    看到這篇文感覺似乎像是述說的那段年代.
    不過椒草我真的沒什麼接觸
    其實最近我才知道這種植物(笑)

    感覺我自己好像玩了很多植物
    不過都是蜻蜓點水.直到近幾年才有真了解自己在玩什麼
    也感謝網路資訊.接觸過英文.更方便自己查資料
  • 哈..無妨,對我來說喜歡一個東西不一定要推廣,或是希望大家都要
    知道他,若有同好當然是最好;若沒有,也不會影響我的熱情.
    我剛開始也都是蜻蜓點水的每種都會去試試,每一個領域都是一片
    天,跨過各領域,我雖然無法清楚的知道每塊天空有多少棵星星,
    但能了解我所知極為有限,這也是督促我去嘗試不同東西的動力~^^

    阿峰 於 2010/02/21 17:08 回覆

  • trapa
  • 在那個時代裡...除了經濟發展帶動水族產業的大躍進外...也正逢台灣原生水草被大量介紹的年代...可以想見的...各種穀精也連帶老是被塞到水裡去...恨死了那個野採盛行的時代...恨死了怎麼說都阻止不了一堆草淹死在水底的打死不退賭博豪情(儘管死的永遠是無辜的各種野生水草)...
  • 唉,這點是很不願提起的傷痛.
    當時也有人把黃金葛沉到水裡3個月,然後說他成功了...
    瘋狂的時代就會有荒唐事,一方面代表了興盛,另一方面卻又
    是悲哀的綜合體.世事總是矛盾..

    阿峰 於 2010/02/21 17:28 回覆

  • danielleigh
  • 看你的BLOG,一直是很快樂的一件事~
    下次有機會就往SARAWAK去吧,會有驚喜的~但是收集好資訊與備妥交通工具,GOOD LUCK!
  • 謝謝danielleigh大的鼓勵,sarawak是我夢想中的國度,隱藏了
    太多唯此獨有的毒物.我一直希望能設定一個虛無飄邈的大方向,
    然後給他殺進去痛快的闖蕩!不論何時能實現,總之我會想辦法去
    完成它.也祝福您的探險之旅能總是一路順暢,感謝!!













    阿峰 於 2010/03/11 22:57 回覆

  • danielleigh
  • 彼此加油囉!!畢竟能像你一樣願意跨出去這一步的人已經算是稀有動物了~
    而你想要找想要看到的東西就在古晉,西連,斯里阿曼,木中,詩巫這幾個省份,其他省份就不用去了,這樣相信會節省你很多的時間和車程,
    沿著沙磱越那唯一一條的快速道路咨意飛馳吧,樹蔭的水窪之中或可找到驚喜,但是看到POLIS或軍人時小心點,敲竹槓事常有,再來就是一定要帶著好運氣去,可別像我為了找Crypt.bullosa前後花了30天以上共三趟的旅程,最後在不死心跳了十幾條河後,終於才發現那怖滿整個河床的美景,至今仍然回味再三~希望近期還可以挑戰別的地方,找尋更多未知的美麗事物~
  • 呵,非常謝謝啦,這是很棒的資訊!!
    目標範圍縮小很多,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
    我上次去本島只看到一種椒草,的確有不少
    遺憾..人總是貪心的,既然去了會就要挖出
    更多寶物.敲竹槓的事我也時有耳聞,就當作
    旅程中不可預知的變因吧,太平順就少了點刺激,
    我還真是不安份..^^無論是bollosa,nurii,
    longicauda甚至是普遍的affinis,只要能找到一
    小群都會是最永恆且無價的回憶.對我來說,這才是
    我"玩椒草"真正想要的方式,也就是體驗野地真正的
    脈動....預祝您在不同的地點,都有無比的好運道,
    能順利掌握全新的體驗~^^

    阿峰 於 2010/03/18 16:40 回覆

  • Adonis
  • 你的文章讓我有種特別的感覺,請加油哦~~
  • 謝謝,我會盡量努力下去^^!!(汗顏)

    阿峰 於 2010/04/05 03:1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