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發生了一些好事,不啻算是為低迷的6月份,注入一劑強心針.心情似乎整個雀躍起
來,出現了這陣子少見的波瀾.我想,若有儀器可以測量好心情指數,平常狀況是60,之前
是30,昨天應該有80吧.

得失無動於衷是怎樣的境界,我完全無法體會.作個物慾橫流的凡夫俗子應該簡單的多,
七情六慾的纏繞讓這世間變的更多彩多姿.衝擊的火花激起,也許一方得利,也許兩敗俱
傷.誰是誰非誰決定?

善惡相生,息息相關,"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一個敷衍的藉口,揭穿了不過是詭譎的言論.
扒下了皮,裡面充斥的又是多少狼子野心?孰為善?孰為惡?孰能決定?

我選擇紅塵中的沉淪,而且不後悔.立在這,我想要的是地平線看不到的那一端,但我所知
的卻比我以為已經知道的更少.格物致知,窮盡真理.我不追求真理,我只追求格物的快感.

獻上珍脩一朵,謹致那衝撞鐵幕重傷的好友.因為你的努力,帶給多少人曾經美好的時刻.
不論這些人現在是真心祝福,或是趁機再多捅幾刀.但,這不就是人性嗎?清高之下的假衛
道,貪婪之下的真熱情,永遠矛盾,永遠無解.

我無能,無法改變不是我以外的其他人,只能聊表心意,祝你一切安好!!!

第一件好事  Cryptocoryne fusca 'Kpg Marup' is blooming!! 
晚上回到家,拿著手電筒,例行性的巡視.當天很累,並不想細看,所以只是走馬看花.
只能說,幸好這佛燄苞是偏金黃色的,一閃而逝的閃光讓我驚覺到有好事發生.原來,
它終於開花了.我終於親眼見到那鑽到深處無怨尤, Cryptocoryne中獨具特色的佛燄
苞!
2009062335.jpg
200906239.jpg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搞這麼久,才能將這種植難易度歸為簡單的傢伙種到開花.
從三年前進第一棵fusca,它就一直不賞臉.甚至連種最好的'Batang Lupar'
產區都可以在換盆之後,從一大盆將近10棵,在2個禮拜之內,全部融葉死亡,
至今我還是不知道原因.
2009062310.jpg 2009062312.jpg
2009062321.jpg

佛燄苞內壁滿佈著小疣,一抹纖細的紅唇,清新迷人.
2009062317.jpg        2009062330.jpg    

雖然這棵收到時,我就很有感覺一定會開,但生活中多些刺激總是不錯.
若缺乏刺激,何不自己去營造?我遺忘了它,它給我驚奇.
好吧,也許這只是我對自己總是丟三落四的一種藉口,至少,這次成果是好的.
願,大家都能共賞花好月不圓的殘缺之美~
(Cryptocoryne的花似乎總是在晚上綻放.....)

介質   :   赤玉土6  蛇木屑3  食蟲用泥炭苔1
光照   :   戶外散射光
溫度   :   就是戶外溫度  冬天會收進室內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WT Chiu
  • 您好,
    請問您是否有出售椒草?
  • 您好,方便的話請留下您的信箱,我再和您聯繫,謝謝 ~

    阿峰 於 2010/01/05 20:08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