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欣賞

來到馬來西亞,除了野地的珍饈外,當然要見見聞名已久的老朋友.
也是托他們的福,這趟旅程才能一切平安順利,卻又精采刺激.

這位是安德魯,也是此行能成功最大的幕後黑手.
非常積極的馬來玩家,有自己的網站,部落格,還和一些同號創立了
"大馬孔雀魚協會",並擔任許多孔雀魚比賽的評審,也非常熱衷於
野外採集和探勘.簡單說就是無役不與,什麼場合都能看到他^^
DSC_9591.JPG

無法免俗地,當然要去家裡看看別人是怎麼玩的.在這寸土寸金的小
公寓裡,空間利用到了極限!小缸裡的陶瓷水妖精很精巧,蠻想帶回
來,但是考慮到易碎只好作罷.但真帶回來也不知道要幹麻~^^
DSC_9053.JPG



缸內養了三對入缸沒多久的紅戰狗(應該沒錯吧!?)
雖然體色還沒恢復到最高水準,但是精神極佳,安德魯對它們搞不好
比對兒子還好.兒子被蚊子叮的滿頭包,魚卻連一片鳞片都沒掉,這年
頭當魚比當人好阿....
DSC_9037.JPG

DSC_9038.JPG

DSC_9042.JPG

搖頭晃腦可愛極了,可惜活體我實在無力去照顧,
就看看別人養的解解纏吧.
DSC_9043.JPG  


這隻醜不拉譏的小不點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應該是鬥魚的小孩吧?
DSC_9054.JPG

連螃蟹都請到家裡來了,還住在黑土上,實在沒天理.
黑土很貴ㄋㄟ.
DSC_9056.JPG 

某種鱂魚?
DSC_9065.JPG

這一堆像腦子被剖開的怪東西是"石頭玉",屬於多肉植物,
看起來很可口,勾起了我一些慾念.
DSC_9067.JPG

DSC_9070.JPG

很別出心裁的栽培容器,裡面有活水苔,盔蘭和眼鏡蛇瓶子草.
這房間晚上會開冷氣,所以生長勢蠻不錯的.房間小其實也有些
優點,至少在電費消耗方面會省很多.
DSC_9068.JPG


剛從採集者手上收到的椒草,用保鮮膜封起來放在陰涼處
休養生息.這手法和我觀察的結果及目前使用的方式不謀
而合.針對狀況不好的椒草,光照不太需要考慮,只要保持
高溼度,有很高的機會可以救回來.

甚至,更進一步去思考,對我們這種夏天只捨得吹電風扇的人
來說,要讓種椒草的環境降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不要
讓環境溫度因為人工光源的使用再升高就變成另類應該可
行的想法,或是至少可以這樣試試看,增加椒草存活的機會.

從7月份開始嘗試的一些想法,寫完馬來行再來分享一些心
得,我個人覺得結果還算成功.現在,要開始煩惱冬天的低溫
了.

DSC_9074.JPG

這棵是fusca,野採植株很多時候都是這副破爛樣,所以想養出
如圖鑑中美輪美奐的葉片表現,是要花上很多功夫和時間,也要
擔負極大的風險.這也可以說明為什麼小日本那邊釋出的人工植
株都特別貴.
DSC_9072.JPG

曾經為文介紹的金線虎斑,金線有消失的情形出現.
看來還是要取得水質數據去分析原因,究竟是病態還
是常態.
DSC_9076.JPG


DSC_9078.JPG

在這兒,我又看到了都市人寸土必爭的克難精神.
這原本是洗衣間,1.2坪空間裡面硬是塞進去不少東西.平的放不下,
就轉換成垂直發展.而且,居然還有裝噴霧系統,裡面的拖鞋或是空鳳
長得都還算不錯,不過也是只能玩玩小型種,大一些就很勉強了.
DSC_9058.JPG 

DSC_9060.JPG

DSC_9059.JPG 
  
來到安德魯的店裡,這裡也淪陷成為他的私人繁殖場了.
DSC_9774.JPG

藏在深處的小缸 ,裡面養著蘇拉威西蝦,馬來西亞養蝦的風氣
小有盛行,水晶蝦當然更不用說了.
DSC_9765.JPG

可愛的小星龜,週遭有朋友在玩龜,大概知道這小東西照顧起
來有些麻煩.我還是養養台灣的食蛇龜就好,好養又不用煩惱.
DSC_9768.JPG

DSC_9769.JPG

店裡面的系統缸.這也是我的目標,得等以後有自己私人的空間才能
搞了.裡面以孔雀魚為主,感覺整理的很乾淨整齊,想必花了很多心血
去維護.宜蘭也有一位孔雀魚的大玩家,曾經去他家拜訪,雖然也是差不
多的設備,卻總有股揮之不去的魚腥味.不過,馬來西亞不用擔心低溫的
問題,台灣北部的氣候變化大,冷熱交替間往往造成魚隻損傷;若使用加
溫棒,缸子一多,耗電量可不是開玩笑,取捨之間讓人很頭痛.
DSC_9771.JPG


看這燦爛的笑容,現在要來揭曉神秘水電工的身分了.
這位神出鬼沒的仁兄,以"獨孤求敗","piscesilim"等網名縱橫各大論壇.
他的真實身分居然是位研究人員,研究主題是鬥魚.但,舉凡食蟲,椒草,雨林
植物等都涉獵頗深.雖說人不可貌相,但單看外表,實在很難和作學問的人連
想在一起.
DSC_8995.JPG

他大部分的植物都放在鄉下外婆家,這裡有一塊不小的空地.
上方遮蓋了一層我估計遮光率約80%的遮光網,但並沒有擋雨,
所有的東西就這樣露天擺著.去的時候適逢下雨,身上濕涼,地上
泥濘,參觀起來真的是備感辛苦,但也看到了很壯觀的景象.

這位仁兄急著脫鞋子是想做什麼!?
原來這一窟一窟的魚池裡面養著近來很夯的"溫泉魚".
可以生活在較高溫的水中,啃食老化的角質和死皮.養這麼多當然
不是因為自己愛美,而是拿來販售的.中間塑膠桶是改裝過的過濾
裝置,這倒是很特別.
DSC_8966.JPG


DSC_8970.JPG

旁邊的水缸裡擺著某種皇冠和白頭天胡荽(也就是香香草).
事實上,他蒐集了很多水族植物,譬如澳洲鼓精,噴泉太陽等等,讓人
倍感懷念.剛引進沒多久,一棵要價5張小朋友的澳洲鼓精好像是不
久之前的事而已...興趣會變 ,嗜好也不一定會留,回憶卻是不朽,永遠
美好...
DSC_8971.JPG

食蟲植物就養在水池旁邊,哇拉哇拉哭泣的天,即使撐著傘,
鏡頭還是被水沾到,拍出了這一片霧濛濛的效果.而且,更慘
的狀況是我鏡頭還沒裝保護鏡!!
DSC_8973.JPG

非常茂密的活水苔草皮.看到這一大片發育如此良好的指標物種,
可想而知這邊的食蟲植物應該過得很快樂,至少有足夠的溼度和
不會太高的溫度.
DSC_8974.JPG

DSC_8978.JPG

所有的食蟲都是以腰水種植,大雨當頭,潑灑的雨珠落在毛群上,愈
顯嬌嫩.粗放狀態的種植方式 ,自有其獨數一格的視覺觀感.當然,這
不是說野放管理一定是王道,只是從不同角度切入,也許能有新的啟發.
DSC_8975.JPG

DSC_8977.JPG

DSC_8980.JPG


DSC_8982.JPG


生長勢非常旺盛的瓶子草,看來十分健康,沒有什麼病蟲害的問題.這點
倒是讓我十分訝異.雖說是接近野放種植,但周圍環境還是清理的很乾淨,
自然也減少了病蟲害發生的機會.
DSC_8983.JPG

DSC_8985.JPG

DSC_8987.JPG

丟在樹根旁的空鳳,不知道是特意擺放在那裡,或是隨意擱著.
DSC_8988.JPG

中間沒放水的魚池放了許多豬籠草,都是一些蘋果豬之類的熱帶低地豬,或是
常見的雜交豬.生意盎然.整個環境我認為有些陰暗, 但豬仔們也沒有出現什麼
陡長的狀況(指位於下位籠狀況的豬).

種植蘭花的場子,往往是50~80%的遮光網拉兩層以上,以隔絕太強的光線.
對他們來說,一層80%黑網是不太夠的.但,對於種植豬籠草來說,又是如何呢?
我們時常提到豬籠草需要充足的光照,80%的遮光網意味著只有20%的光線
可以通過,一般頂樓遮蔭大約就是這個%數.實際一點的說法 ,意即拉上這個黑
網,可以有效降低屋內的溫度,讓你覺得涼快.我這次在馬來西亞看了野生白環
的例子,還有這人工種植的情況,都說明了豬籠草對於光照強度的接受範圍是很
大的;我所指不單單是活下來,而是發育良好的茂盛生機.這和我之前既有的觀念
牴觸很多,我轉而思索,或許關鍵點在於光照時間的"長度"?

注意國內一個著名水草玩家的部落格好一段時間,他提出了許多顛覆傳統水草
養殖想法的新概念(應該說,他將這些觀念引進國內,因為提出或研究者是外國人),
其中有一個觀點就是"光照的時間能取代光照強度".簡單解釋,也就是對某些水草
來說,兩根20w的燈管照4小時,和一根20w的燈管照8小時,所產生的氧氣是一樣
多的.當然這是很粗淺的說法,瓦數和時間也不一定是一個反比關係,只是說明,光
照不一定要強,只要夠久,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熱帶地區的日照時間很長,這道理
豬籠草可能也可以適用?我不清楚,以後有機會再作個實驗比較看看.

另外,不久前也和朋友討論到某些瓶子草接受強烈的日照,反而有褪色的跡象,瓶子
壽命較短,適度遮陰可以讓瓶子草長得更漂亮.不過,在台灣,居家環境能提供全日照
的人畢竟不算多,能有半日照的陽台養豬就偷笑了,日照過強的問題應該沒有幾個人
會擔心.
DSC_8986.JPG

7月12晚上,懷著非常興奮的心情,來到這富麗堂皇的飯店.
因為,我即將見到一位聞名已久的日本椒草採集者.
DSC_9617.JPG

見了面,點頭寒喧,對方維持著日本人貫有的禮節,客氣,有些拘謹.
但是...這樣說雖然不太對勁,我怎麼覺得他一副電車x漢的臉@@
還是日本x片看太多,每個日本男人都被我同化了?
他英語也是普普;日本人的發音有些怪腔怪調舉世皆知,但我居然
廳的懂大半,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難過.簡單交談幾句後,我們決定
到飯店對面的小酒吧好好聊聊,他今天也剛去野地採集椒草回來,
收穫頗豐.
DSC_9618.JPG


安德魯順便找他拿幾本很新的二手食蟲書.那本"世界的食蟲植物"真的是
很棒的食蟲集錦,除了照片精美,最後面有英文對照圖片解說更是方便.當初
我也在亞馬遜上面找了好久,最後居然在國內找到有存貨.右手邊那本是一
位女性玩家所寫的書,整個版面設計透露出女性特有的溫和纖細,讓人看了
覺得很溫暖.為什麼說"溫暖"?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當時酒吧裡面冷氣開很強
吧.
DSC_9619.JPG


傳說中的椒草真男人-甲斐輝國現身!
看過他的部落格後,我一直覺得這人應該是很悶騷的類型.
第一眼印象覺得外型對了,但是行為搭不起來.之後聊開,
本性畢露,果然不負期望.他部落格裡面有一隻套在手上的
兔子布偶時常會跑出來串場,我還特別留意了他有沒有把這
隻兔子帶在身上.
DSC_9620.JPG


甲斐很開心的和我們分享今天他野採的照片,以及一些產地
資訊.我非常意外的發現,他居然是個體戶,甚至連店面都沒有!
我一直以為他是一間水族館的老闆,旗下有多名員工,每次去婆
羅州或馬來西亞採集椒草,都是前呼後擁,重裝上陣,搞的像rva
那種陣仗.完全沒料到,這位怪叔叔是荒野一匹狼,獨來獨往,過
著植物獵人的生活,逐水草而居.憑著一張地圖,租了車,就這樣在
未知的大地上,奔波數百公里尋找他的獵物.他的知識和訊息,都是
一步一腳印,慢慢累積起來,彌足珍貴.
DSC_9621.JPG


他想要請馬來西亞的朋友幫忙辦檢疫,所以邀請我們到他的房間看
看辛苦一天的成果.一踏入房間,頓時被眼前影像所震驚,滿滿三大箱
的椒草!數量之多還不足以讓我驚訝,我震驚的是,"每一棵"椒草的根部
都洗的非常乾淨,不帶任何泥土.而且,植株非常壯碩,很明顯有細心挑過
.雖然知道他這些東西帶回日本之後是要販售,而且賣得很貴.但我心裡
卻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反而暗想,都作到這種地步了,總該給人家賺一
點吧.

若以豬籠草的觀點來看,野採株絕對是個禁忌,尤其是拿來作商業用途,
這是個不能搬到檯面上明說的原罪.但在市場流通的椒草, 絕大部分卻
是野採株,並能廣為大家接受,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異呢?主要差別在
於整個市場的經營模式和物種的生育方式不同.

目前椒草的主要來源還是依靠東南亞的個體戶採集者,每位採集者莫
不把自己的私家點當作是最高機密,絕不外流;而且他們也很了解竭澤
而漁只會一下子弄垮這個市場和當地生態.為了永續經營,每次只採取
一定數量的物種,是他們奉行不悖的圭臬.大部分水生植物的優勢,就是
可依靠走莖大量繁殖,只要原生地有留下夠多種株,環境不被破壞,被採
走的那個空缺很快就會填滿.

椒草玩的是地區型的差異.這地區細到相鄰的兩條溪流,若採集到同種的
椒草,依然是玩家爭先恐後蒐集的目標.所以採集者會致力於尋找新產地,
而舊的產地也會順勢"遺忘"一段時間,讓棲地可以休養生息.加上東南亞
每年11月~隔年四月是雨季,溪水暴漲,不利採集,種種因素加總之下,讓
椒草的野採,對物種存續的殺傷力減到最小.

另外,別忘了椒草的體質非常柔弱,每一個採集季進帳很多品系,也可能
損失不少寶貝,只要採集者掌握幾個最私密的點,永遠不用擔心只能賺一
次,自然也不會有大量採集的行為出現.

但是,毫無疑問東南亞的椒草棲地環境正急速減少,也讓整個平衡有了
微妙的變化.今天新找到的點,或許不久之後就會被人為擴張所摧殘,
那麼,在產地留下種株對這些採集者來說是否也逐漸失去了意義?更甚
者,乾脆將商業毀滅行為合理化,喊出移地復育的口號,大量拔取產地植
株,再美其名為分散保種風險,傾銷至玩家手中,這狀況也不是沒發生過.
也許移地復育是真,但只移了一成,剩下九成全換成白花花的鈔票進了自
己口袋.我不否認這些沒有將來的植物對玩家是致命毒藥,若手上沒有,我
也會想盡辦法去取得種源.但,戴上正義的面罩,隱藏於下的不入流做法,讓
人感嘆,且不齒!
DSC_9627.JPG 

這些是新產地的Cryptocoryne minima.
DSC_9624.JPG 

配合著小型攝影機 ,甲斐讓我們見識這些minima的生育地有多麼壯觀.
約剛好淹過腳背的沼澤,甲斐漫步在稀疏的樹叢中,舉目所及,只有minima,
數量無法估計.配合著口白,他帶領我們神遊這片椒草的天堂,心理面兀自
喃喃感嘆,為什麼身歷其境的不是我....另,為了詳實紀錄這段旅程,甲斐甚
至還準備了一台防水照相機,可以拍攝水面以下的照片.
DSC_9626.JPG 

這些是Cryptocoryne striolata,我覺得很難搞定的品種,
需要極高的環境溼度,我沒試過水中,但是看過原生地的照片,
推測或許剛好淹過它們的水位會是關鍵.剛收到的植株往往
會茂盛生長,但是種一段時間後整個體態容易縮小,最後消失
不見.很遺憾,我手上的植株就這樣全部歸西了. 
DSC_9634.JPG

Cryptocoryne nurii 產地我忘了.
但這個產地的虎斑,葉面上有著非常美麗的紅色斑點,新葉更是
明顯,這陣子嘗試下來,我覺得nurii在山間細流型中算是好種的
品種,不同區域型變化也挺大.

DSC_9630.JPG

DSC_9632.JPG  


較少見的Piptospatha屬植物,葉面的迷彩花紋在適合的環境下
會更為明顯.
DSC_9637.JPG 


詢問甲斐今天去過哪些地方.他二話不說拿出地圖就畫給我們看,詳細端倪
了那條用鉛筆畫在地圖上彎彎曲曲的線條,除了大致了解他經過哪些城市之
外,我還暗自估略換算了比例尺,這位仁兄今天開車居然來回至少有350公里
以上!
DSC_9636.JPG 

 
最後討論檢疫事項.這些椒草隔天在送到檢疫局時還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幸好都能完美解決,甲斐也順利把全部的椒草帶回日本,結束了這趟旅程.
而屬於我們的馬來行,終於也來到了尾聲....
DSC_9639.JPG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阿峰的青草原

阿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鴿子
  • 相當精采的馬來行
    期待續篇~
    另外也對ㄚ峰兄的保育論點相當認同~


  • 鴿子兄的馬來行也是非常棒阿^^
    看到好多我這次沒看到的野豬狀況.
    有機會看以後約一約一起去吧..呵呵...

    阿峰 於 2009/10/18 23:25 回覆

  • baboo170
  • 總覺得...
    你好過分啊~~~
    經歷了這麼棒的事情
    走開~~~

    ...其實是羨慕過頭了...真的!
  • 我也很慶幸今年有不顧一切的衝動,明年也許沒機會去了..
    呵呵...希望自己不要想東想西,但隨著年歲增長,要考慮的
    東西越來越多,包袱越來越沉重,也更難邁步向前....

    阿峰 於 2009/10/20 11:58 回覆

  • Duckking
  • 哇喔~好一篇美文啊!
    果然是甕底藏好酒啊!呱哈~
    越到後面,越精彩啊!
    呼~見識到從未碰面的好友,
    也看到日本人的敬業精神,
    只是他們要如何將這些植物帶回本國說~
    想必風險應該很大吧!
    就算通過檢疫也要想辦法讓植株存活囉~呱!
    anyway這些就是他們的生活之道啦!
    也是他們厲害的地方囉!
    感謝好友的分享囉~感恩感恩喔!
    看到不少有趣的圖呢!
  • 檢疫是最麻煩的一關,甲斐有準備保利龍箱把這些東西裝回去,
    所以運送上的問題反而是小菜一碟.我光想到蹲在溪邊,一棵一棵
    把植物洗乾淨透退避三舍.而且這些東西還不一定能帶回去,辦檢疫
    時也遇到他的量實在太大,被官員刁難的情形,即使是商家,還是為
    他付出的努力,而深深被感動.鴨王找個空檔時間,一起來去探險吧^^

    阿峰 於 2009/11/10 09:36 回覆

  • Abraham
  • 寫文章需要心情~~期待你再一次的好文章
  • 謝謝您的厚愛,最近情緒的確比較不穩定,
    所有的想法似乎都硬生生被卡了下來,希望
    能儘快渡過這個低潮期~也祝您順心囉~

    阿峰 於 2009/12/09 23:36 回覆

  • mamayentafo
  • 真的太精采;看了有種想試試的感覺...
  • 那就請保握時機趕快出去看看喔,東南亞雨林破壞的情形
    非常嚴重,再慢點只能看到油棕林囉

    阿峰 於 2012/06/10 22:44 回覆